加拿大移民顾问中介行业问题多

加拿大作为一个移民国度,每年都要接受30万左右的移民。移民参谋行业则是一项大生意。全国共有5,500名注册移民参谋。

加拿大移民顾问中介行业问题多

但这些移民参谋参差不齐,媒体上有时会爆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负义务,甚至有作假跟 讹诈行动。上周本台就报道了两起。而加拿大播送公司礼拜一又作出了全面的深度报道。

其中列举了埃德蒙顿一家移民参谋公司不负义务的行动。该公司的移民参谋名叫塔玛拉·贾奇(Tamara Judge),她的不负义务导致6名移民申请人白花了钱,还延误了时间。6人中一位来自乌干达的单亲母亲在2014年来到加拿大,申请难民;另一位爱尔兰来的女士是嫁给了加拿大人丈夫,申请永恒居民,都不拿到身份。重要起因是移民参谋不负义务, 拖了一年多才把他们的申请提交给移民部。因为拖得时间过长,她又编假话说,已经请当地的国会议员过问他们的申请。

加拿大移民参谋委员会在接到投诉后,经考察在去年12月撤消了贾奇的移民参谋执照,这是该组织最严格的处分。而依据移民参谋委员会的说法,在从前九个月中已有七名移民参谋被撤消了资历,并说他们正在增强对移民参谋的治理。

但有批驳者以为,产生这么多案件正好解释,该行业在专业尺度的履行跟 监视方面都存在重大问题,须要进行彻底的改造。

从收了钱不办事,到文件作假跟 讹诈

上面提到的两个案件中,乌干达妇女安格斯·卡嘎巴尼(Anges Kagabane)在2014年到达加拿大申请难民,一年后她们的难民申请被拒。于是她找到贾奇的移民参谋公司,盼望能以人性同情理由提出上诉,并支付了贾奇3,000多加元的服务费。但等了多少个月,她的申请文件仍未提交给难民法庭。她们追问贾奇之后,贾奇给了他们一个文件号码。 但打电话从前,移民局说这个号码并不是她的名字。当她回过火来讯问贾奇时, 贾奇说可能是她报错了文件号,还谎称已向移民部长呈文了此案。假如不是卡嘎巴尼赶快找到国会议员查问,这位独身母亲险些被遣返。

卡嘎巴尼说:“申请身份没新闻,工作允许见不到,我还得再交钱从新申请工作允许”。

当初,这位单亲母亲已经拿到了工作允许,正在等候移民局处置其永恒寓居的申请。她已向小额索赔法庭起诉了贾奇,以讨回她交的服务费,并请求贾奇报歉。

而媒体近一两年来揭穿的不少移民讹诈案,都要比这重大。温哥华华人移民参谋王迅在2006至2013年间为1000多华人申请移民跟 枫叶卡,供给从假入境证实到假工作,假住址的“一条龙”服务,案发后导致200多人失去或主动废弃加拿大永恒居留权;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移民参谋黄世惠诈骗投资移民申请人,侵吞将近400万加元。上个礼拜, 萨斯克彻温省又爆出一对华人夫妇应用假的雇佣证实辅助数百名华人申请移民,冒名顶替当地20多家贸易企业。

而移民参谋的监管机构“移民参谋治理委员会”在从前6年多的时间里,只撤消过一名移民参谋的营业资历,在处置投诉跟 大众埋怨方面也很不够力。

对移民参谋委员会批驳最强烈的是职业移民律师。通常来说,他们执业前须要六到七年的专业学习跟 练习。而移民参谋只加入一个简略的测验,通过了就能够领到营业执照。

多伦多移民律师吉迪·马曼(Guidy Mamann)说,他每周都会听到跟 接触到移民申请人被讹诈的情况,令人难以相信。“许多人都说,在这种情况下。移民参谋委员会6年多只纪律处罚过一个人,这个机构存在的必要性在哪呢”?

移民参谋委员会正在策略调剂并增强执法

加拿大移民参谋监管委员会(ICCRC)负责移民参谋专业行动的主管迈克尔·胡恩(Michael Huynh)表现,加拿大以前的移民征询参谋行业已经运作了多少十年,在呈现了许多道德跟 法律问题之后,推出了营业执照轨制。但仍属于自我监管,全部体系的运作仍在本来的基本上。

2017年,一系列投诉促使联邦政府议会的一个委员会细心审查全部行业, 而后提出由政府直接监视。但自在党政府不接收转变行业本人监管的政策。

胡恩说,最近一段时间,包含上面提到的贾奇在内,已经撤消了七名移民参谋的营业执照,负责考察投诉的职员也增添了三倍,到达15人,包含查处那些不执照的“幽灵参谋”。委员会当初斟酌变成专业协会组织,有权调取文件、第三方取证,并传唤当事人缺席纪律听证会。

胡恩说: “这是策略上的重大调剂。此外咱们还在尽力与其余机构配合,为考察跟 履行纪律投入更多的资源。这些已开端浮现成果”。

相关推荐